为何放弃治疗!细数游戏中著名的6位“瘾君子”

0 Comments

9月29日,美国电视台AMC原创电视连续剧《绝命毒师》将会上演大结局。Walter White,一位身患绝症的化学老师,为了使家人在自己死后衣食无忧,利用自己的知识制造毒品,一手缔造了一个世界级毒品网络。游戏中有很多角色吸毒成瘾,没准他们也是从Walter那里搞来的毒品。

 

牛游戏网

 

“你”(孤独的幸存者)

这个无名的角色,就是“你”,孤独地处于一个野兽出没的环境中,人的精神出现问题也就不足为奇。由于与世隔绝,饥饿和睡眠不足,谁都可能走向癫狂;而玩家们能做的是积极或者消极地影响他的精神稳定性。比如,有三种颜色的药丸:绿色,蓝色和红色。如果你睡眠出现问题,就可以吃绿色和蓝色的药丸,如果需要保持清醒,则可以吃红色的药丸。为了增强药物依赖性,不同的药物会导致不同的梦境:如果他吃下了绿色的药丸,他会遇到一个穿着盒子的神秘人,给他一点食物;如果吃下蓝色的药丸,他会遇到一个老头,交给他武器和弹药。这对于“你”的精神状况完全有害,最终完全依赖药物才能睡眠。

 

牛游戏网

 

Jack和Rapture的市民(生化奇兵)

Jack依靠注射药物来获得特殊能量,Rapture的市民也有这种习惯。Jack演示了操作方法:拿出针筒,冲着胳膊上的血管扎下去就行了。Rapture的市民们则明显受到了药物的伤害。他们好像只是残缺的一部分,为了打听小道消息不惜四处奔波,或者攻击Little Sisters或者自相残杀。这和戒毒所里病人的症状完全相同——在情绪陷入谷底的时候相互攻击。

 

牛游戏网

 

狙击雪狼(合金装备)

毒品和香烟同样是《合金装备》中不可缺少的供给,最常见的是Pentazemin,一种肌肉放松药物。狙击雪狼在战场上出生,狙击就是她的生命;就是这样一位高超的狙击手也摆脱不了Pentazemin的诱惑。玩家们可以亲身体会到这种药物的作用,如果Snake执行狙击任务就会发现自己的姿势不稳,而Pentazemin解决了这一问题,玩家们可以稳稳当当地射击。药性很快就会消失,所以不会影响到下一步行动。

 

牛游戏网

 

Jason Brody(孤岛惊魂3)

育碧蒙特利尔工作室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《孤岛惊魂3》陷入了各种门,除了过度暴力场景和成人内容,育碧还大摇大摆地涉足毒品。作为游戏的领衔主角,Jason Brody多次使用迷幻剂。药物会影响大脑正常功能,人物进入迷幻状态。在这一过程中,育碧明显是在炫耀自己的画质技术,同时也影影绰绰地道出了Jason的背景。在药物的帮助下,Jason才能从一个吃喝玩乐的赌徒成为一个冷血而且精于算计的杀手。

 

牛游戏网

 

Bane(不义联盟:我们心中的神,阿甘之城)

作为一个能够重伤蝙蝠侠的超级反派,Bane对于药物的渴求如同干柴烈火。早在1993年,Bane加入漫画世界的时候血管里就注射满了药物。在《不义联盟:我们心中的神》中,为了给对手更强的伤害,Bane三次使用增强药物。而一旦药力消失,Bane就会变得很弱,自身也会受到损害。这一点符合毒品的药理学作用,所以请远离毒品,珍惜生命。

 

牛游戏网

 

马克思佩恩(马克思佩恩)

自从《马克思佩恩》系列之初,这个游戏就毫不隐晦地提到了马克思的酒瘾和毒瘾。马克思对于痛苦有很强的耐受能力,他肯定在服用止痛药。在《马克思佩恩3》中,服用止痛药可以使Max进入子弹时间模式,成为战场上最后一个站着的人。作为一个复仇心切的失去家庭的人,即使吸食毒品自伤身体也在所不惜。

 

牛游戏网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